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重生之我在传播学中当大女主(无限流)


✧ 那是一个普通但闷热的夏天夜晚。除了空调、冰箱和饮水机运作偶尔发出的噪音之外,整个自习室安静的有几分压力和窒息。你一向喜欢坐在窗边,在自习室也不例外,你总觉得墙角、窗户和桌子形成的狭窄但稳固的三角区域能给你足够的安全感。此刻你正趴在桌子上,电脑屏幕上是花花绿绿的ppt和一大堆被标注出来的重点,耳机里不断传来那位叫“班班”的网课老师讲解传播学起源、口语传播与文字传播时代的声音,而你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耳机里的声音忽远忽近,屏幕上刷新的课程评论区逐渐出现重影,重影开始逐渐缩小、变黑,直到完全消失...

✧ 你太累了,你睡着了...

✧ “砰”的一声巨响,你从梦中猛的惊醒,由墙角、窗户和桌子形成的的三角区域不见了,发出细微电流声的空调、冰箱和饮水机不见了,面前播放着ppt的ipad不见了、压抑的自习室不见了,耳机里班班的声音也不见了。下一秒,熟悉的声音自四面八方传来,那是一个熟悉的,但又带着几分机械的声音:

✧ “欢迎来到传播学世界,被选中的人。这是一个充满着质疑和荒芜的世界,系统选中了你来重建这个世界,你必须按照系统的要求,在规定时间内找齐可以重新搭建传播学世界的「门钥匙」,否则传播学将不复存在,你将沦为一名悲惨的打工人,每天只能挤地铁上班,996且没有高温补贴。现在,奋斗吧!为了传播学学科而奋斗,我是你的系统,我将与你同在。”

✧ 这下你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个声音如此熟悉,那不是班班的声音嘛!你环顾四周,这好像是在一个山谷里?等一下...山谷里怎么有两个熟悉的“头像”...


WelcomeWelcome.

这是一个山谷,你现在非常确定了。远处山上飘着的那两个头像你很熟悉,是你的新传考研机构的辅导老师班班和花花,系统的声音你也很熟悉,那是班班的声音。你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痛得眼泪立刻流了下来,你想不明白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脆弱的考研人,为什么要经历这一切,你也想不通传播学的兴衰存亡到底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只是想要一个水硕——但不知道是从小的教育,还是社会的PUA,当沉甸甸的「责任」砸在肩头时,除了哭泣,你竟然产生了一丝奇怪的愧疚,你很害怕自己做不好这件事,会被所有人嘲笑,会被所有人骂无用...

你正想着,班班的声音再次传来:

【传播学的未来掌握在你的手中,五秒钟后你将正式进入系统,改变过去,重塑未来。记住,你只有一次机会,祝你好运】

【5、4、3、2、1】

01.

你以为自己会被传送到什么正常的地方,至少不是一个山谷!可倒计时结束后什么都没有发生,依然是草地、山谷、没有提示词、什么任务、什么都没有!你试着爬到了一个高高的坡子上往下看,山脚下有一个像城镇一样的村落,沿途还有马车经过。你赶紧往山脚下跑去,气喘吁吁的拦住一辆马车,车夫是一个金发络腮胡的大叔,一看就是西方人,你内心大喊不妙!英语口语完全一窍不通的时候,大叔率先开口打破了僵局:

“小姑娘,你要到哪里去吗?我可以载你一程。”

虽然大叔说的是不知道哪国的叽里哇啦的语言,但听到你的耳朵里却被自动翻译成了中文,你在内心感激涕零,思考如果能顺利拯救传播学能不能问系统把这个功能要出来带回现实,一边快速和大叔搭起了话:

“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呢?”

“这是斯特拉斯堡。”

“这是哪个国家呢?”

“这是德意志王国。”

哦豁,德国!德国和传播学有什么关系呢?一瞬间法兰克福学派、那些完全不熟悉的各种人物的名字可以出现在你脑海中,于是有一个关键问题出现了,你继续问车夫:

“现在是几几年呢?”

“1439年。”虽然车夫用非常奇怪的眼神看了你一眼,但依然回答了你的问题。

1439年,15世纪!15世纪,德国。这几个关键词让你觉得隐约摸索到了什么,但只是一种模糊的感知。于是你麻烦车夫载你去镇上,你想再找找看有没有其他的线索。随着马车的颠簸,你试图回想自己学了个大概的传播学课本,一边想一边自言自语:我到底要怎么拯救传播学呢?

忽然系统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依然是班班机械的声音:这个世界上存在很多很多的平行世界,在有些平行世界里存在传播学,因为每一个推动这个学科发展的重要人物都按照我们熟悉的历史进程在关键时刻做出了关键贡献。可如果有任何一个人阴差阳错走上了另一条路,传播学都不复存在。我会将你传送到那些出了问题的平行世界,而你需要找到这些关键人物,鼓励他们或者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做,拨正传播学的时间轨道,如有可能你还会拯救未来的传播学。

关键人物啊...15世纪的德国有什么传播学的关键人物吗?你依然一头雾水。到了镇上你谢过车夫后,便决定去咖啡馆打听打听消息,你知道的——咖啡馆和酒馆总是那个时代消息最灵通的地方。

“你们听说了吗,那场案子今天开庭审理!”

“什么案子?”

“就是古登堡的公司啊!他不是为亚琛朝圣做了很多镜子,但亚琛朝圣因为鼠疫被迫推迟,那些投资古登堡和订货的公司觉得古登堡骗了他们,把他告上了法庭,这会正开庭呢!”

“哦哦哦!古登堡!那个发明家!”

约翰·古登堡!!你猛的站了起来,那条一直模糊的线索终于变得清晰:古登堡活字印刷术!是那个推动人类传播进入印刷时代,间接推动文艺复兴、启蒙运动、推动理性和民主的现代思想出现和传播的古登堡!

古登堡遇到了麻烦?难道这就是“系统”所说的平行世界里的变故吗?你冲上前去问了那些在交谈的人法庭在哪里,而后便急急忙忙跑向了法庭。果不其然,在那里你见到了一脸落寞的古登堡,他赔光了身上所有的钱,正坐在路边的石头上发呆。

“你好,约翰。”

“你好,你是...?”

“我知道你是一个发明家,你知道吗我特别崇拜你,所以听说今天你回来出席判决,我特意来找你!我觉得你的那些发明创造实在是太了不起了!你真的应该继续下去。”

“谢谢你的喜欢,但我赔光了身上所有的钱,我可能真的不适合做发明,我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发明点什么,我准备回美因茨了,我年纪也大了,在那里好好安度晚年也不错。”

“不不不!约翰!我相信你这一辈子最最最重要的发明还没有到来!你只是缺少了一些灵感,你有没有想过你可以发明一种装置,让它来代替人写字,而且要比人写字快得多得多!这样我们就可以把各种消息、见闻或者市场上的价格更远更远的传播出去了...”

古登堡陷入了沉思,你注视着眼前这个老者,你发现所有的发明家似乎总是对“创意”和“新鲜玩意”充满热情。古登堡转头对你说:谢谢你小姑娘!谢谢你的支持!我正好那里有很多很多的镜子,我有想法了...

古登堡的话还未说完,一道强光忽然出现。

02.

【恭喜你完成第一个任务,你已经帮助人类传播顺利迈入印刷时代,也帮助人类文明进入到了理性和民主的时代,人类感谢有你。】系统的声音淡淡响起。

你发现自己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地方,大本钟就在不远处,往来的有轨电车叮叮作响,报童从你身边奔跑而过,喊着:号外!号外!日本关东发生超大地震!德国经济完全崩盘!你拉住报童买了一份报纸,看到了报纸上写的日期:1923年9月1日。

1923年的伦敦发生了什么?这完全是你的知识盲区。你大概推断了一下时间点,第一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没多久,传播学应该尚未形成,还处于广泛的奠基阶段。传播学的四大奠基人都是大学学者,如果和他们有关的话那应该去大学里找一找,既然系统把我丢在了伦敦,那应该不是剑桥、牛津,而是伦敦的大学。于是你在路边找了一位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先生,询问他伦敦地区目前较为知名的大学是哪所?

“伦敦大学。”

伦敦大学的校园里张贴了不少讲座告示和研究告示,你逐一阅读过去,想要在其中发现一些蛛丝马迹,直到一个熟悉的词汇被你捕捉到了:“Propaganda”(宣传)。

好在你对传播学四大奠基人万分熟悉,提到宣传那必然是哈罗德·拉斯韦尔。看来这次需要被拯救的是四大奠基人,你忽然有了一点小小的成就感, 并一路问人打听找到了伦敦大学的政治学院,也知道哈罗德·拉斯韦尔正在学院内访问了一些与宣传及大战有关的学者和政府官员,并每天泡在图书馆里查阅文献资料。

感谢TTS的传播学手机壳,背后一直印着拉斯韦尔的样子,这样你不用费太大的力气就在图书馆的窗边找到了拉斯韦尔。他看起来要比手机壳上年轻很多,没什么攻击力也没什么存在感,不过这位靠在窗边沉思的青年不知道,他在日后会成为一名非常有名的政治学家,并成为一门新生学科的奠基人。

“拉斯韦尔先生,打扰您了。”

“您好,您认识我?”

“我刚刚在政治学院无意间听到了你的访谈和调研,觉得非常有意思,所以想来请教您一下,您的调查会在什么时候写成论文呢?不知我是否有幸拜读呢?”

“写不下去了”拉斯韦尔摆了摆手,“这篇论文本来应该是我的博士论文,我想研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政府是如何进行宣传、调动人民的积极性和士兵的士气的。但我的这个研究话题被采访者指责毫无意义,而且调查了这么久也没有获得什么特别有效的成果,他们说揭露政府的宣传技巧可不是一个好主意。我现在在考虑要不然换个研究方向或者干脆换个领域研究好了,政治is so boring!”

原来问题在这里!如果拉斯韦尔不继续研究的话,那传播学就没有奠基人了!那就没有宣传研究了!那就没有效果研究了!传播学就要消失了....一股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责任感油然而生,你一把按住了拉斯韦尔面前的纸张:“不行!拉斯韦尔先生!你知道吗你现在的研究非常棒!在政府的宣传之下人民群众几乎没有任何抵抗力,政府的话语就像子弹打入身体一样回直接影响到大众的行为,可这根本不对,你必须揭露出政府的宣传策略,让大众知晓是什么在影响他们,是什么在操纵他们!”

“就像子弹打入身体...毫无抵抗力。”拉斯韦尔喃喃自语,“是啊!政府的宣传具有强大的影响力!我知道要怎么做了!谢谢你!”

拉斯韦尔撕下了自己笔记本的一角,写上的自己的名字和地址递给了你:“如果你愿意的话,欢迎你有机会来阅读我的论文,我一定要将你写的致谢中,感谢你,请问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你激动的接过纸条放在口袋里,刚准备想一个牛逼的花名,下一秒,拉斯韦尔、伦敦大学图书馆、一切都如同晕开的墨水一般消失了。

03.

【恭喜你完成第二个任务,有了你的帮助,传播学学科在1949年威尔伯·施拉姆的引导下顺利建立】系统的声音再一次响起。而你还没来得及回味一下系统说的话,就听到一声尖叫:

“你是谁?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我的房间里?”

眼前是一个——靠!!你震惊了,因为眼前人你太熟悉了,他是你的头像,也是你的手机壁纸,他甚至和壁纸上长的一模一样,连身后坐着的那个书房也一模一样,你每天都会在那个壁纸下监督下老老实实关闭手机开始学习,因为「麦克卢汉正在看着你」。

“您是麦克卢汉先生吗?”你激动的声音有一点变调,你感谢于系统的直白,直接把你扔进了麦克卢汉的书房,你又慌张的大脑飞速运转,要如何向麦克卢汉解释现下这个莫名其妙看起来很像入室抢劫的局面。

你的大脑一片混乱,可能是刚刚系统提到了施拉姆,你的脑海中只剩下《传播学教程》 上施拉姆对麦克卢汉的评价:“麦克卢汉的理论缺乏逻辑性,含义隐晦,措辞不是让人震惊就是令人困惑。”你又想起了划重点课上花花讲到这里时补充了一个词:“神叨叨的”。

没错,麦克卢汉是一个神叨叨的人!

“麦克卢汉先生您好,您先放下戒备听我说,你可能不相信,但我是从未来穿越而来的人,在那里您是一个家喻户晓的研究者,您还被称之为叫做21世纪的预言家,您精准的预言了我所在的那个时代媒介的变化,也预言了世界变成了一个再部落化的地球村。而我之所以会前来,是因为听说您遇到了一些困境,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聊聊吗?”

“媒介?再部落化?地球村?”麦克卢汉似乎还没从这几个词中回过神来,可当他听到我说“困惑”时,仿佛如梦初醒一般:“你说你是从未来来的?那你看看在你的未来有没有这本书,我正在思考要不要将它交给出版编辑,我觉得这本书似乎缺乏了一些实证论证。”

我接过麦克卢汉递过来的书,封面上写着《理解媒介》。

“尊敬的麦克卢汉先生,您这本书不仅存在于我们那个时代,而且非常非常有名,书中所有的观点,特别是媒介即讯息已经在后续的时代发展中被验证为真,或许您现在觉得缺少了一些实证分析,但学科研究往往是多种多样的,不是只有一种路径才是对的。”

“你还没看这本书你就知道「媒介即讯息」?要知道我可没有和任何人说过!看来你说的都是真的。”

说着麦克卢汉从椅子上起身走到我身旁,在我身后翻阅起来这本《理解媒介》,他似乎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中,一边翻阅一边自语:“任何一个时代都不该只有一种权威,也不会只有一种真理,如果真理被质疑,那就说明那不是真理,应该被推翻。”

“谢谢你!我必须要出版这本书。”

04.

【恭喜你完成第三个任务,从此以后,传播学的学科多样性逐渐显露,麦克卢汉的观点也为媒介环境学派奠定了重要基础】系统依然用机械的声音说着类似的话语,周遭的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但我依然还在想着麦克卢汉最后说的那句话:

“任何一个时代都不该只有一种权威,也不会只有一种真理,如果真理被质疑,那就说明那不是真理,应该被推翻。”

“不好意思小姐,您刚刚说什么?”

我竟然一不小心把这句话念了出来,而我居然在——等等?这是哪里?大学?我回到了伦敦大学吗?我坐在户外草坪旁的长条凳上,身侧坐着一位年轻人,我不动神色的打量了他许久,非常确定没在手机壳或者其他什么地方见过他,看来应该是NPC。

NPC的功能当然是用来问路啦,于是我对他说: “不好意思先生,我刚刚想问题出神了一不小心走到了这里,冒昧的询问一下,这里是哪里呢? 现在是几几年呢? ”

“这 里是北卡罗来纳大学,现在是1971年。”

这大名鼎鼎在传播学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学校!这大名鼎鼎的年份的前一年,看来这次要帮助的人很明显了啊,于是我直奔主题:“再打扰一下先生,请问您认识这所大学的麦库姆斯先生和唐纳德·肖先生吗?”

对方的眼神变得非常奇怪:“我就是麦库姆斯,肖是我的搭档。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对不起啊麦库姆斯教授,不该把您认成NPC的,回去就让tts把您印在手机壳上!!那现在我要怎么办...怎么办,1971年,那篇论文还没发表呢!问题一定在这里。

“麦库姆斯先生,听说您和唐纳德·肖先生一起进行了一场名为教堂山调查的实证研究,我对这场研究非常感兴趣,所以想咨询您一下这场研究最终的结论是什么。”

“你说这个啊,”麦库姆斯真的很年轻,他一下子像泄了气式的说:这次调查的结论可能有些问题,如果您关注这个领域就该知道,令人尊敬的拉扎斯菲德先生对大众传播的效果做了很权威的定义,但似乎我的实验结果和他相违背,我和肖认为大众传播的效果也许不一定是有限的,相反可能会对人的认知产生比较强的影响 ,因为报纸虽然无法改变人们想什么,但可以改变人们怎么想。但我们担心自己的研究存在问题,也不能贸然去推翻拉扎斯菲尔德先生的研究,论文也没有刊物收,所以我们在想要不要再证实一下。”

“先生,我知道一个刊物不是很出名,但它们非常喜欢接纳有创造性的观点,这本刊物叫《舆论季刊》,您或许可以试试。而且您刚刚不是问我在自言自语什么嘛——我在回忆一位非常厉害的研究者说的话,他说:任何一个时代都不该只有一种权威,也不会只有一种真理,如果真理被质疑,那就说明那不是真理,应该被推翻。”

“如果最后被论证我是错的呢?”

“那就错了呗,哪有研究者不经历错误呢?这不是研究的常态嘛!而且我相信你,你的研究非常严谨,我觉得不会出错的!”

“《舆论季刊》吗?那我告诉肖!我们试一试!”

下一秒,麦库姆斯便从原地消失了,随即消失的还有周遭一切的风景。你好像掉入了一个巨大的时空隧道,在一阵巨大的头晕目眩后,重新落回到了地面。

05.

你的眼前是花花绿绿的ppt,你身处一个由墙角、窗户和桌子形成的的三角区域中,安全感重新回到了你的身边。自习室的空调、冰箱、饮水机发出了细微的电流声,而你依然塞着耳机,耳机里传出班班熟悉的声音,一切都仿佛是一场梦,你只是睡着了,然后醒了。

等一下!

耳机里的班班不是在讲口语传播,依然是班班的声音,但那种略带机械的声音正一字一句清晰的传到你的大脑中:


【恭喜你完成了第四个任务,你重新拯救了传播学,让一切回到了正轨。也许没有人会记得你的贡献,但古登堡记得,拉斯韦尔记得、麦克卢汉记得、麦库姆斯和肖记得、传播学记得】

你呆在原地无法回神,直到耳机从耳边滑落,你俯身去捡的时候,瞥见衣服口袋里有一张小小的纸条,纸张已经泛黄,有些皱巴巴的,上面写着:

哈罗德·拉斯韦尔,芝加哥大学,博士生公寓203室。

【全文完】

´͈ ᵕ `͈

Stay in the Bubble

「一起去夏日游乐园鸭」

夏日25万字专题笔记

60个专题/40次点评/学科模考

º♡º♡♡

News &Comment

「6月至11月超长待机」

每周1次练习|轻量学习

院校服务|1v1针对批改

ꕤ⋆⸝⸝ Idealism

「逃离轨道 奔向旷野」

秃头所2025届全程班

以实用应试,寻找新的绿洲

First thought Best thought

「去更大的世界 做更有趣的人 」

打工人酒醒时间:9:00-21:00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香港经济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发到:
拓展阅读
  • ✧ 那是一个普通但闷热的夏天夜晚。除了空调、冰箱和饮水机运作偶尔发出的噪音之外,整个自习室安静的有几分压力和窒息。你一向喜欢坐在窗边,在自习室也不例外,你总觉得墙角、窗户和桌子形成的狭窄但稳固的三角区域能给你足够的安全感。此刻你正趴在桌子上[全文]
    2024-07-09 03:25
  • 南师附中新城初中尊敬的各位2024级新生家长:祝贺您的孩子成为南师附中新城初中的一名新生,我校全体师生衷心地欢迎您和孩子的到来!为使同学们顺利完成入学手续,尽快适应初中学习生活,现将新生入学事项告知于您,希望您仔细阅读,并做好相关准备。一报[全文]
    2024-07-07 03:24
  • 每年申请季,爬藤人数只增不减,能够被Top30名校录取,几乎是每个小伙伴的奋斗目标,每个人都迫切希望能够找到一个被名校录取的规律,每年招生官都会跑出来给出一些建议,但即便每一条都对照着靠近,也不一定能被他们青睐,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一起来聊聊[全文]
    2024-07-06 03:22
  • 不止QS的榜单是有周期性的,留学地区也是有周期性的。c-19之前,美国留学一家独大,英国次之,再是其他瓜分剩下的生源市场。c-19期间,英国把美国取而代之,成为中国留学生最大集聚区,一时风光无二,各类申请门槛以及申请难度都水涨船高。难度越高[全文]
    2024-06-29 03:21
  • 35岁清华毕业生李龙,复习100天再考清华,近日,分数出来了,李龙自己发视频称,高考成绩很差,自己很不满意。李龙表示,语文是所有学科中考得最差的,数学比预估分多了2分,英语作文失分较多,考得很不理想;物理比预估少18分,准备申请复核。总分比[全文]
    2024-06-27 03:22
  • 本报讯(记者 孙莹)在刚结束的高考中,北京警方开通的京籍考生居民身份证办理绿色通道为很多考生顺利参加考试帮了大忙。今日起至26日中考结束,北京市公安局再次为中考考生提供加急办理居民身份证绿色通道助考服务。本市户籍考生申办居民身份证24小时内[全文]
    2024-06-21 02:18
阿里云服务器
腾讯云秒杀
Copyright 2003-2024 by 香港经济网 hk.gzxinw.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